最新推荐
热点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 河南教育科研网 >> 文章中心 >> 教育专题 >> 思想品德教育 >> 正文
美德只有示范,无法教授
作者:于向真    文章来源:金华日报    点击数:2284    更新时间:2009/5/11

 

  我上小学二年级时,把父母给的乘车钱攒下来,订了一份《中国少年报》。三年级时给报社“知心姐姐”栏目写信,高兴地收到了回信和小画片。20年后,我在一家大企业当劳资员,那是一份当时人人羡慕的好工作。突然,一天在《北京日报》上见到一则小小的招聘启事:《中国少年报招聘记者》。我义无反顾报了名。三门笔试加两次严格面试以后,我被降了两级半工资,终于争取进了一直向往的《中国少年报》社。

  先从分信员干起,两年多后,调我进了总编室。又过六年,这才算迈进编辑部。多年以来,我在《中国少年报》社里殚精竭虑勤恳工作,从没计较过收入、待遇,一心一意踏踏实实给孩子办报,只想为孩子们多提供一点精神食粮。如今快退休了,却眼见报社被日益……唉,真是心痛极了!

  昨天报社开会,组织上向我们传达网上一则《知心姐姐的阴阳两面》的文章,楼里楼外人人神色紧张,如临大敌!今天刚好休息,我想仔细看看那篇文章,上网一搜,已被删除了。据说这篇文章“夸”也夸得很对头,点也实实在在点到了人所共知、噤若寒蝉都不敢公开讲的某“专家”痛处。可惜没办法看到了。

  现在是从上到下的弄虚作假,那些人是即当婊子又要忙着给自己立牌坊!孩子们的纯洁心灵就是这样被他们一点点污染的。然而,大家岂是傻子?

  我常常惊讶于小小年龄现实中的许多孩子,居然比“老奸巨猾”的我,要世故老练得多得多。他们有意写起假话、讲起谎言来决不脸红,甚至还要超过老前辈。这我至今做不到。唉,居然我还占着党的“宣传喉舌”这块领地,受教育多年,却总也学不会怎么糊弄小孩儿,永远学不会以权谋私。看来我真的该早点退休了。

  报社的事如今一言难尽,势同水火,不会指鹿为马的人只能一个接一个被排挤被打压。同为《中国少年报》,这些年来物是人非。自己个人那点生活上的事很好办,挣了钱就有饭吃,因为回家自有亲情在,尚可逃避满目腥风的龌龊现实。我不敢睁开眼来看周围,越来越不敢多接触孩子们:因为个人能力太小了,我没有办法满足各地幼年读者们的正常渴求。惭愧万分!万分惭愧!感谢盛黎丽老师在《别让虚假渗透孩子的心灵》一文中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前景而呐喊。

  附《别让虚假渗进孩子的心灵》一文于后:

  前几日,遇到几个孩子,对我说:“这两天我们都在忙着做假。”

  我听了很奇怪,就问他们:“小学生,忙着做什么假?”

  “就是补这个学期的各种记录,有班会记录,有中队会、大队会记录,还有敬老爱幼社区服务记录、扶贫‘结对’记录。”

  “那你们为什么不在搞活动的时候就记下来呢?”

  “什么呀,我们根本没有搞过这样的活动,很多时候,活动的时间都用来上课了。现在学校要来检查了,老师就让我们补这些记录。没办法,只能上网去查一下人家是怎么写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写了,其实这样的情况每个学期都有。”听了这些话,我心情沉重了很久。

  这就想起了曾经看过的冯象先生写的一本书,书中有一篇文章叫做《见不到起舞的苏格拉底》。看完这文章,当时心情异常沉重。文中谈到中国内地现在的每所大学无不成了商家,他们不再顾及公共利益和社会道德。其中一句话让我沉吟了好久:“哲人作为民众的教育者,其‘善’莫过于坚持美德、不断审视自己的生活。美德只能示范,无法教授……”

  是的,“美德只能示范,无法教授”。当一个教育者对被教育者传授技能知识的时候,他应该知道,美德不是一种技能,一切真知的传承与实现,归根结底,在于教育者的道德人格。正如苏格拉底所说:“正义若要见证,让人学习,总是身教胜于言传的。”

  冯象先生谈到的,仅仅是一些大学里面的现象,但听了那几个孩子的话,我的心情更沉闷了。这种在社会上司空见惯的虚假浮夸已如一股暗流,慢慢地都潜入到我们的小学校园里了。这真应了马克思的那名言:“社会永远要受占统治地位那些人的道德所影响。”其实中国古语“上行下效”和“上梁不正下梁歪”指的也就是这个意思。一个社会到了到处都在造假的大势所趋地步,而且堂而皇之越来越成我们国度的“正义”之举了,加上你,我们芸芸众生恐怕没人能有本事开创得了这样大的局面。

  小学生,也许是我们社会中人格最简单、思维最活跃的一群人了,他们可以接受来自外界的任何信息,在他们单纯的心灵里,教育者的言行就是真理。

  而在这个“言行”中,怕是“行”的影响远远超过了“言”。我们在他们面前“善”了,他们就被“善”所感染,我们在他们面前“恶”了,他们就会把这“恶”延续下去。“行”的感染,抵得过长篇累牍的道德宣传教育。

  也许,在中国内地成年人的世界里,这样的虚假浮夸已经半个多世纪以来司空见惯,不以为怪了。但是,当我们把这样的司空见惯引入到孩子内心的时候,我们就该掂量一下。毕竟,对于孩子来说,我们是教育者,虽然距离“哲人”这样的字眼相差还远,但我们有义务用这样一种要求去规范自己。因为我们面对的是纯真的孩子,我们给他们的世界就是他们将来进入的世界。

  记得很小的时候,“狼来了”的故事让年幼的我们对谎言有一种很深的畏惧。但那畏惧没有延续多久,渐渐的,从成年人前辈们的实际行为中,我们知道了谎言很多时候不但不会带来伤害,反而会让生存在我们这个社会的人能够得到相当大的好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对谎言的畏惧就消失了。

  面对普通人无权改变的眼前这个事实上已经相当腐败,但又不敢说它腐败的社会,我们这些成年人,早已把制造虚假当成一种功利主义的武器,而且借助自身掌握的炉火纯青制假造假手段,经常宣布这样做是无往而不胜的!虽是也望我们的下一代人可以摆脱我们所处的无奈,或者希望他们可以创造一个我们只有在梦呓中才能塑就的理想社会,但是,我们却把我们的虚假首先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甚至摆在一群坐在课堂间的幼童面前,我们要把这些打江山、坐江山时老子创造使用过的武器传授给他们,却又口头上要求祖国的花朵们要遵守那些连其父兄都不想贯彻落实的伦理道德,这实在是诡谲得很,荒谬绝伦得很。

  当我们把说谎和做假当成了一种一代又一代人生活的本能和推动这种社会发展的动力的时候,当这一切都形成了行动的准则和习惯的时候,真怕就如冯象先生所说的那样:“校园里见不到起舞的苏格拉底,处处是蝇营狗苟的勾当”了。

  这,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余下的疑惑是:面对困厄,我们该怎么拯救我们自己的孩子呢?思前想后,我竟寻不见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好方法。在这个身不由己的现实社会,我们的孩子们也早早地就参与了,或间接体验到了这场腐败对腐败的竞争游戏。而我们因为过于在意这场游戏的结局,就必然无法把美德放在胜负的前面。也许没有人会带着幸福的神色去教孩子做那些虚假的事,但在求生图存的出路尚未找到之前,我们又不得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和个人理想去做负面的选择。譬如,在前面的事情里,老师若不教孩子们制造虚假,又如何应对他和学生将要面临的上方压力呢?现在的每个人的每个选择都带着对未来的深深忧虑。身处这样的社会,在维持良知和美德带来的现实危险面前,我们遗憾地四顾茫然:“保护我们的力量你在哪里?”因为道德在今天一点都自己保护不了自己,中国社会5000年来首次碰到了全人类都不会遭遇的难题,所以以我们的能力,是真的寻不见一个能够解救孩子们的好方法的。

  但愿我的这些话是真的危言耸听了。(作者署名:书香)

文章录入:admincs    责任编辑:admincs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版权所有:河南教育科研网 Copyright © 2008 www.hnedu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址:www.hnedur.com  邮件:mcen@163.com  邮编:450003   地址:郑州市花园路3号省教科所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的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技术支持:嘉盛科技 豫ICP备05013684号